6.0

2022-08-31发布:

王传君,也是《兰心大剧院》的主角

精彩内容:

《蘭心大劇院》,這部電影可說的地方太多了,比如演員。

在一衆男神女神的演職員表裏往下拉,找啊找,找到一個不怎麽起眼又不可能忽視的名字。

王傳君。

一個配角的配角,一個似乎不願做主角的人。

但正是這樣的人才告訴我們,什麽才是好演員。

《蘭心大劇院》裏的王傳君,中間位置

01

他真正的大火,就是《愛情公寓》裏的“關谷神奇”。在這之前,他做過電台主持人,演了漫改電視劇《網球王子》,演了一部話劇。平平無奇,如石頭砸入大海,毫無漣漪。

導演和編劇起先就想找專門的日裔演員出場,但是誰知,王傳君扮講蹩腳的普通話特別出彩,就錄用了他。

《愛情公寓1~4》裏,他“分分鍾切腹自盡”,他操著抗日神劇裏鬼子一樣的蹩腳普通話。因爲角色“蹩腳”“扭捏”,天然萌笑,王傳君人氣暴漲。

直到現在,在街頭被人認出來,他們還是叫他“關谷神奇”。

什麽“王傳君”,什麽“呂受益”,根本不存在。

也許以後《蘭心大劇院》重新上映,觀衆們還是會驚呼:關谷傳奇,你怎麽變這樣了?

“關谷”的標簽壓在他身上太重太重了,壓的他不能呼吸。

那時的火,是在劇火的前提下,是抱團兒火。

他真正的被上熱搜,是2016年底。

群星們緊跟,睜著眼說瞎話:我也喜歡。

只有王傳君在微博上打了四個字。

我不喜歡。

他不想昧著良心大贊“皇帝的新衣”。上了熱搜。

《愛情公寓》要出電影版,只差他了。他不低調,卻公開宣布:關我屁事。從此和《愛情公寓》再無瓜葛。

現在只要“愛情公寓”有新料,他就“被”上熱搜。

熱搜詞條的評論區基本都少不了這兩種battle的聲音。

反對他的說:過河拆橋,什麽玩意!

支持他的說:拒絕抄襲,支持關谷!

這卻是他聽到的最不想聽的支持!

“我很討厭關谷這個角色!”

爲什麽討厭?

“因爲關谷在整個劇中能量值是非常低的,要非常收的去演,稍微放還要很小心。”

這不是在表演角色,而是在迎合觀衆。

這不是真正的演員。

但他曾經的好兄弟——陳赫還是陳赫。“曾小賢”的標簽一直在被炒冷飯。《愛情回來了》《愛情自有天意》《醫館笑傳》《極品家丁》等,人們在他的身上還是看到的是曾小賢的影子。這不過是Ctrl C,Ctrl V……

王傳君大學的室友——鄭恺也還是鄭恺。演著千篇一律的富二代、花花公子、前任、前前任。

演員的戲路越來越窄,觀衆的審美越來越疲勞。說得難聽點,吃相有點兒難看!

2015年,王傳君拍了古裝魔幻喜劇《大仙衙門》。他很用心很投入,幫著導演和編劇修改劇本。拍完需要配音,堅持自己親自上場。等回來,發現劇組找了人應付了配音。

怎麽應付的呢?——兩天配了30多集!直接把角色形象從80分拉低到50分。

“這樣的配音讓我難以接受。這簡直是強奸我。”

就像他的自嘲說的:“爲了生活我吃了很多屎!”吃得他吐了,他惡習,他想洗心革面。

其實,只是他11個月沒接戲的一段空窗期。

現在看到了,他是一名演員。

02

要做真正的演員,哪怕戲份不足3分鍾!

哪怕只有幾秒。

最有名的“呂受益”是《我不是藥神》裏的配角;

上海馬仔殺手是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裏配角的配角;

在《蘭心大劇院》裏也是七八號開外的番位。

王傳君拼盡一切,甘心做陪跑,

只爲演好“演員”二字。

現在我們知道,這份“演員”的野心

在《我不是藥神》中變成了現實。

王傳君演一個慢粒性白血病患者,叫呂受益。

形、神,無一不出重病患者的體格!

除去肢體動作以爲,演員演技最重要的就是眼神。

出場時,如溺水者命懸一線;

邀請男主到自己家裏吃飯時,柔情似水地說:

合夥的幾人要散夥時,呂受益欲哭無淚,舉起酒杯想說些什麽又說不出口。

經曆了希望以後,又跌回的難過和絕望!他的眼睛都是一出戲,更何況他的手、腳。

多少人爲了最後躺在病床上的呂受益哭得稀裏嘩啦,換來一句觀衆的“根本看不出來是他”。

這很值得。

“每次出來大家都不認識我就對了,我會很開心。”

他的努力沒有白費。

爲身形像病人,他依靠跳繩減重,一開始是每天4000下,爲了加快進度,他提高到8000下。

吃包子的一場戲,他吃了40多個包子。當天晚上拍吃面的戲,又吃了5碗面,期間吐了叁回。

爲了表演最後一段臨死前的形容枯槁,他堅持48小時不睡覺,

爲角色注入靈魂。

徐峥哭了,演員徐峥哭了。他驕傲地向別人宣布:

“王傳君以後會遠遠超過我,因爲我感覺他還是蠻鐵了心想做一個好演員的。我總是會找很多聰明的辦法,把一個事情對付過去,我對自己不夠狠……如果讓我演一個病人,我不見得能夠做到像他那樣,我會用其他方法。”

是鐵了心的。

沉澱,提升。

他把獎杯安在了母親的墓上。

這樣的演技憑什麽不能當主角?

也許是自己不願意。

他只想絡腮胡子,眼神迷離,頹廢雅痞。做著真實的、自己喜歡的自己,有什麽不好。

他應征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的角色時就隨意發了絡腮胡子的自拍給導演,心真大。

經紀人都氣瘋了。

當時的《擺渡人》叫座不叫好;同期上映的《羅曼蒂克消亡史》叫好不叫座。

這部老上海電影裏,演職員裏卻只有王傳君是本地人,他教大家吳侬軟語。

滿嘴葷話卻不讓人覺得油膩、猥瑣。

十裏洋場的市井生活氣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這是他表演上的大突破,叁段戲,最長不過2分鍾。

圈內圈外,好評如潮。

他留長發、蓄胡子去各種影院爲電影捧場,大家都看不出來;就像電影裏,誰也不知道葷段子馬仔就是“關谷”。

記者問他感受。

他說:

“從小到大都不太認識自己,父母告訴你要成爲什麽樣的人,社會和身邊的人告訴你要成爲什麽樣的人。現在我覺得我想通了就無所謂了,沒人可以控制你。”

他的野心就是成爲好演員。

難怪馮小剛說爛片太多是因爲觀衆太垃圾。

說的有些極端,但大意確實如此。

有個比喻更恰當。

網友在王傳君微博下留言:“你這個演員爲什麽不想紅?”

他的回答:“蝦煮紅了不就死了嗎?”

也許配角,甚至配角的配角才是他要的“活的角色”。

只要是能成爲好演員!

03

在上戲讀書時,王傳君和鄭凱、陳赫一個寢室。

他是室長,照顧大家生活,安排室友輪流值日。

乖巧,愛幹淨。

但愛喝酒,喝多了吐,把整個寢室吐到沒下腳的地兒。

一學期之後,鄭恺和陳赫就搬去跟杜江住。

也許他們逃離王傳君對雙方來說都是好事。

你是怎麽的人,遇到的人就會是怎樣的!

因爲王傳君和金世佳(陸展博)這樣的才是一路人。

一堂課上,老師很不滿意,批評金世佳:

“金先生,你有羞恥心嗎?”

金世佳還停留在《愛情公寓》的“陸展博”狀態,似乎演戲就是走個過場,打個卡。

一個上海的小孩,家住小洋樓,沒來過農村,連羊都沒見過,卻能在電影中變成個流浪漢。

他們才志同道合,知道適可而止,知道成爲主演的路還很長。

“呂受益”大火的時候,金世佳不忘祝賀。

王傳君走進生活的方式之一就是喝酒。

《蘭心大劇院》拍戲時,他經常約小田切讓出去喝酒。

喝大了,第二天又要去找他喝。

有酒就是好事。

早年間,他告訴媒體,自己銀行余額還有一百多萬,心裏有點慌。

媒體大肆抹黑,把王傳君形容爲不知民間疾苦的纨绔子弟。

“無所謂,夠錢買酒就行。”他很調皮。

其實經常是小田切讓自帶了酒水。

所以,我們該怎樣去擁有一個專心演戲的演員呢?

捧?黑?包裝?炒作?買熱搜?蹭熱度?

明星要往前走,演員是往後的,曝光過度只會影響角色的可信度。

和甯浩聚餐時的7個涼菜9個熱菜全是他自己做的。

會給上戲的師弟送合適的褲子。

身爲鞋控,會把家裏300多雙鞋裏合適的送給攝影師。

感受自己生活,感受他人的生活,才能感受角色的情緒。

市儈是最好的舞台!

這合婁烨胃口,畢竟婁導一直給演員很大的發揮空間。

大到沒有具體的劇本,一個鏡頭可以拍幾十條,一條時長不設限。粗看好不正經,恰恰反映現實真實。

需要王傳君跟這桌人聊完,跟那桌人聊,沒有具體台詞要求。

婁烨直說:“那你自己准備吧。”

于是王傳君就一個人在那嘚比嘚了十幾分鍾,在那跑來跑去。他卻說:“拍婁烨的戲特別爽。”

吃飯、喝酒、敘友,吃飯、喝酒、敘友。

王傳君在十幾分鍾裏,只不過把生活感悟凝練地表現在了鏡頭裏。那十幾分鍾的自由發揮也是配角,他就是配角的配角,在鞏俐、趙又廷、小田切讓、帕斯卡爾·格雷戈裏、湯姆·拉斯齊哈、黃湘麗、 中島步等番位之後。

王傳君樂意。

早年間,王傳君不願在北京待著。

北京講究混圈子,圈子的存在讓他感到焦躁,每天各種局,局上各種攀比。

“那不是演員該幹的事情,特別無聊。”

他離開了。

去紐約待了一個月,拍戲之余參觀藝術展。

這就是我們需要爲“有底線”的好演員們做的。

也可以繼續看著他:聊天,吹牛,敘友,小酒。去公園,餵鴿子,看松鼠。汲取生活的養分。

也許你漫步上海舊宅,碰的上這樣不修邊幅的王傳君。

有人是主角,有人是配角,有人是配角的配角,有人跑龍套。有什麽關系。

我們學完歐美、學日韓,學完日韓、學印泰。其實國外電影發展得好又快,不是金字塔頂層的主角、主要配角們決定的。

塔基!

配角、配角的配角、跑龍套們決定了一個國家電影業的發展實力。

也許十年後王傳君還是配角的配角,那又怎樣!

讓演員安心做演員。

就像王傳君的微博認證只有兩個字——“演員”。

在我心中,他已是影帝!